石材市场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石材市场 >

浅论从音乐剧的兴盛看竞技文化的价值

发布日期:2021-07-28   

  论文摘要:音乐剧从形成、发展和广泛传播的百年发展历程中,逐步形成了其特有的文化属性和规律,它作为竞技文化的产物和见证,在全球文化的竞技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,更为我们展现了文化所拥有的时代精神。本文力图通过对这些问题的揭示,深入探究竞技文化的价值取向、规律和特点,进而寻求全球化背景下文化发展的时代特征。

  人类在与自然的竞技中获得生存,并实现发展,进而形成自身的文化行为和文化现象。作为人类精神生活的文化艺术,也始终要面对生存和发展这两个问题。

  音乐剧的发展史,便证明了这一点。音乐剧自20世纪初最早诞生在英国,却在美国如雨后春笋般成长,得到植根和发展。经过二十年的历程,音乐剧不仅整合了多种艺术形式和表达手段,更整合了地域文化、民族文化,体现出一种新的文化价值取向而风靡世界。

  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,音乐剧更因为以文化和商业的手段相结合,成为一种文化工业的形态,使之跨越民族和地域,被世界更多的民族所广泛接受。音乐剧的发展,不仅展示着整合地域文化、本土文化的魅力,更以全球化时代文化工业所产生的文化竞技,而形成竞技文化所独有的特征,体现了一种新的文化内涵。其蕴含的价值,远远超出了文化现象和文化行为自身的价值。本文试图借助对音乐剧发展的解析,展现其中所具有的竞技文化的价值取向和社会价值。

  1所谓竞技文化,是产生于各文化间的相互竞技,从形成及发挥作用的范围上看,文化的竞技表现为文化现象和行为相互间的对立、磨合和协调,是文化个体间的发展方式和行为作用;而竞技文化则是各种文化个体及相互作用方式等要素间,相互作用所形成的文化格局或趋势的总和,是整体而非个体意义上的东西。

  竞技文化,通常对内体现为人们文化意识形态上的相互依存或相互对立。因而,文化的竞技,就是各种文化因素在矛盾、对立、协调和融合的过程中,相互联系、相互作用而形成的文化活动及现象和行为。从音乐剧的发展史看,我们恰恰见证了这种竞技文化的特质。

  文化艺术来源于人们的生活和社会实践,以及人类的自然行为和社会活动,它也是与生俱来就会面对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的。因而,文化艺术也就带有了竞技生存的特性。一些文化所以能够跨越时空长久存在或被发扬光大,是因为它具有了这种竞技的属性和作用。

  从音乐剧来看,它本身具有融综合性、时代性和审美情趣共享性的这一艺术特点,因而,给这个剧种带来了生气十足的活力。

  首先,音乐剧本身具有的融合性这一艺术特点,使它具有了包容性和共生性的文化特征。音乐剧在美国得到根植和发展,虽然美国没有更深刻的强势本土传统文化,但在移民文化中,黑人传统文化、英国的贵族文化和亚裔的民间文化等,却都有机会可以在这个国家共同生存,又进而形成一种由包容共生为特点的新的文化精神。这种文化包容精神,一方面赋予了自身生命力,另一方面,也赋予了它创新力。

  以创新力作为文化支柱的包容文化,一旦获得文化自身的发展空间和养料,便会焕发出巨大的生命力。就像中国的民族声乐艺术经历了一个古为今用、洋为中用的综合结晶过程,比如,自l9世纪五、六十年代初就有的土洋之争的结果是:民族唱法没有消亡,美声唱法也没有被赶回意大利老家,而是在相互借鉴吸收的基础上,补充完善得更富有生命力和表现力。音乐剧也正体现了这种竞技文化的价值取向。音乐剧所以能在美国得到根植和发展,正是因为音乐剧具有的融合性,使它具有了多元与平民性的典型特征,而与美国的文化土壤一拍即合。

  比如,美国的开放机制,在思想和文化上折射出了持久而深刻的痕迹。使音乐剧首先打破了高雅艺术和通俗艺术的樊蓠,无论什么样的思想主题、情感、形式,音乐剧都以“没有沉思的快感”的文化形态予以表达。以服务的群体和对象来看,无论是上流社会,还是平民百姓,无论是阳春自雪,还是下里巴人,音乐剧都始终切中一个核心,人们需要的是快乐、轻松和阳光。恰如东方百老汇国际剧院CE0董方思所说:“百老汇音乐剧的核心就是让观众快乐,并让观众情绪激昂。”…在现实社会中,我们也不难看到:高雅艺术之于专业者是一项事业,之于上流社会是一种标志,之于平民百姓有时则会显得莫明其妙。高雅艺术的现实处境常常显得孤寂和疲劳,通俗艺术则相反,是完全被热宠而充满活力的,就像一株小草,永远也不能参天,却常可以春风得意。高雅艺术与通俗艺术在现实中的审美失衡,客观上需要一种艺术形式去调衡和弥补,音乐剧便是这种调衡的砝码。音乐剧无论在形成方式或传播途径,乃至服务对象的方向上,都充分展现了多元和平等的文化属性。

  从音乐剧形成、发展和传播的过程看,音乐剧自英国移植到美国获得发展,又从美国传播到日本、韩国及中国乃至世界,音乐剧正是在文化的包容和共生中形成和发展的,在这个融合过程中,又获得了传播、发扬和创新力。如美国的好莱坞电影,音乐剧在近现代文化史的发展中,也充分展现出文化竞技的魅力。一个地区、一个民族或国家,如果有一定的能力,能够让这个社会和谐生存和发展,使其本民族的文化氛围得以发展和传承,无疑其自身的竞争力也就会大大提高。美国的音乐剧,既以文化的包容和共生性,在文化的竞技中获得新生,又同时获取了一种文化竞技的优势。

  2音乐剧本身不仅具有包容共生的特点,它在融合各种文化的过程中,还显见出了具有时代性的特质。通常而言,竞技文化在由各种文化因素形成的文化竞技中,往往又会形成一种文化的潮流,它其实体现着一种时代的发展趋势。换句话说,文化的竞技又体现着社会经济和文化自身的发展趋势。音乐剧之所以可以兴盛起来,也正是它自身具有着与时代发展相契合的特性。

  音乐剧在形成之初,是以当时英国社会崇尚的爵士音乐作为音乐剧的首选,而一旦进入了美国本土,又很快与黑人社会流行的摇滚乐同舟共济了。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,美国由传统生活方式向现代生活方式转换,爵士乐、爵士舞或摇滚乐在形式上的放荡不羁,和在道德上的反传统,正迎合了当时一大批美国青年的心理需要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音乐剧更是吸收了各种具有时尚前沿风格的流行音乐和流行舞蹈。在《猫》中,可以说是将舞台的舞美、灯光、服装等现代艺术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。音乐剧的这种发展,始终与社会前行的脉搏一致跳动,与时代的潮流相吻合,成为音乐剧文化特质的重要表现形式。

  音乐剧具有的时代性文化特质,不仅表现在音乐剧的主题和内容,为社会所广泛关注,而且它所表现的现实生活、情感倾向,把现实中人们的情感宣泄作为关注的焦点,就其艺术手段和方法的使用而言,更体现了音乐剧的时代性特点。

  可以说,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,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和文化的繁荣,艺术家已不再会回到古代乐工的队伍中去了。艺术作为一种文化形态,已成为社会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,这不仅体现了社会的发展、文化的进步,更是文化自身在社会竞争中发展壮大的结果。

  音乐剧出现的初期,完全附着在其它的艺术手段和艺术形式上,属于一种艺术理想的探索性活动。在文化相互竞技的过程中,它逐渐被观众认可,首先是以一种独立艺术的形式存在,与其它艺术形式和手段获得了平等发展的机会。

  音乐剧继而以本身具有的把握时代特性的文化特质,适应和调动了工业时代观众的欣赏口味。它的外在形式,最突出的特征表现为集音乐、舞蹈、舞美、灯光、服装等于一体,融声、光、电等手段于一炉,因而,得以全方位占据和统领观众的感官系统,极尽艺术的张扬之能事,给观众以强烈的感官冲击,从而凸显出艺术自身的表现魅力。就舞台艺术手段的多样性而言,音乐剧又与时俱进,不回避民族、地域等文化形态,只要有利于现时代观众的审美需要,就不问来者是谁,而汇聚起多元的文化,以多元文化元素的有机组合,“迎合了人们在多元文化语境下的审美情趣”。这种汇聚、综合调适多种审美情趣的特性,使其在本质上虽然已是各种审美情趣妥协的产物,却能够聚合起新的时代元素。而强势文化,不仅可以影响一个地区、民族和国家的文化和习俗,还能够影响那里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的全面发展态势。就像唐朝对朝鲜、日本和越南的影响,在日本,其文字服装、建筑以及生活习惯,都还保留了许多唐朝的社会文化特征;越南无论在生活习惯还是民俗风情上,都还受着我国西南少数民族风情民俗的影响。改革开放以来,西方的思想文化对中国的改变,中国的发展对世界的影响,都是十分巨大和深远的。无论什么社会或哪个历史时期,一些不同的艺术形式,也都会因为受到强势文化的影响,或顺应了某种强势文化而获得生存和发展。

  音乐剧从其在英国本土的命运和在美国的发展来看,已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。在本土文化竞争中,由于英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,主流文化的根基深厚,音乐剧并没有获得良好的发展空间,而在竞技中偃旗息鼓了。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它的发展却成为后起之秀,演了一场非主流的外来移植文化发展成为主流文化的精彩篇章。音乐剧也如同强势文化,其艺术形式在全世界产生影响,得以传播和发扬,成为20世纪末和本世纪初人类的重要文化行为和文化现象。

  音乐剧在文化竞技中的胜出,对外表现出的一种文化对其它文化的强大影响力,正体现了文化竞技自身所产生的一种不容忽视的社会价值。

  3“当代世界的音乐剧文化,就其社会背景而言是发达国家工业化、都市化乃至资本化进程的产物。”音乐剧的兴盛,不仅因其自身所具有的共生性、时代性特点,使其具有了文化竞技的优势,而得以发扬光大;音乐剧与商业的结合,而构成的一种文化工业,更增强了它的文化竞争实力。

  事实上,音乐剧与工业结合,显示出的正是竞技文化在工业社会下的一种趋势。人类社会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,交通、通讯和传媒手段的改善,都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方式、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。比如,剧院演唱会是最早也是最原始的艺术形式,那时人们只能到剧院现场观看演出;随着无线电技术的发明和不断成熟,歌唱家的演唱可以传播到异地;由于录音技术的发明,歌唱家的歌声和演唱会可以被保留下来或被复制;20世纪70年代末,卡式录音机的制做技术获得了重大突破;90年代,激光技术与数字技术被成功地应用于信息传播领域;尤其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,使包括歌唱艺术品的制作和传播都可以使用工业手段来实现。

  在这种工业化的进程中,音乐剧为自身的生存和发展,也不可避免地要产生文化上的竞特性。文化竞技本身就是要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,为社会和人们所认同的一个过程。无论什么样的艺术形式,只要它准确地表达了社会生活,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需要和人们的愿望,都能够得到发展机会。或者说,都可以形成社会需求和利益的空间,进而创造商业机会,并吸引商业手段介入,形成文化工业的发展机会。

  应该说,随着人类社会的工业化进程,为谋求更大利益,借助工业手段寻求发展文化事业的文化工业,早已悄然兴起。而商业竞争作为市场经济的核心手段,还深刻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念和审美观念。由于工业化社会高强度的快节奏生活方式,加重了人们的心理负重,也在改变着人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和方法。比如,需要更轻松的生活氛围,审美习惯和审美标准,也由过去偏重于凝重庄严的趣味,变得更喜好诙谐和幽默等等。

  而所谓的文化工业,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工业化背景下,以工业方式为手段,以商业竞争为目标,以利益最大化为宗旨,来经营和从事文化产业的一种现象、行为和趋势。因而,赢利的思想观念,以及为社会提供文化服务的意识等,都会不约而同地渗透到艺术创作活动中来。音乐剧一直在创作手法上不断调整自身,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角度,使音乐剧在发展中变得更多元、更平民化和大众化,同时,更富有戏剧性和趣味性。这不仅是一种文化现象,也是一种工业化现象,更是一种社会现象。其实,“就经济与文化的关系而言,经济与文化本来就有着内在的必然联系,它们之间互动互融,构成了今日的大千世界。只是在近代社会以后,由于科学研究上的分门别类,才出现了文化与经济的人为割裂。”

  通常而言,文化工业具有整合多种审美情趣的功能。音乐剧可以使世界上不同民族、不同地域、不同语言,所表达的不同的理想追求、价值观念和审美情趣融为一炉,作为文化工业的一种合成品,音乐剧也正是这种文化工业特性的一个有力佐证。

  音乐剧一方面从技术上改变自身,一方面又遵循人文主义思想,音乐剧的形成离不开人类对自身情感的共同认识和人文关怀。音乐剧一直关注的焦点是人类共同的情感体验、共同的人文情怀,这是一切民族、所有地域、一切语言共同歌颂的主题。音乐剧把人本思想作为艺术立足的基石,以其充满戏剧性的故事为基础,无论是采用叙事的方式或轻喜剧的表现手法,核心只有一个,就是以戏剧性的人物行为、情感贯穿主题,借助于诙谐的艺术表现手法,来实现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故事情节的展开,使观众与剧作者的人文思想理念更好地产生共鸣。

  音乐剧叙事的剧情表达方式,也在手法上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叙述方式和情节展开,采用易于被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交代。灵活多变是音乐剧叙事的重要手段和原则,也是在叙事环节创造艺术感染力的重要途径。

  从音乐剧的受众角度看,音乐剧向文化工业的靠拢,也是一种整合文化消费者的手段。文化的服务对象,在现代社会已是更为广泛的大众,文化消费也就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行为。文化工业作为实现文化服务,联系文化以及文化消费者的纽带和桥梁,具有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的特点。这是商业文化以其特有的方式注入到社会文化的一次积极尝试。音乐剧经过文化工业的整合,使其自身的娱乐功能及人文思想理念的传达,得以更好地实现。以文化工业来整合文化自身的价值和实现经济社会价值,正成为现代工业社会下竞技文化的一种趋势。在现代社会,一种文化价值的实现,仅靠自身自觉地完成,很难得以实现,它若汇入经济社会的发展中,情形则会有很大的不同。同时,一个地区或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,只有凝聚了社会文化,其影响力才能够持久和深远。

  应当看到,当文化以自然的形式进行融合时,不仅有时空的局限,更有人类主观意识的排它,以及人类对自身文化观念的导向作用;而文化以暴力方式的融合,本身就是在破坏人类文明,有无数文明的衰落,已反复证明了这一点。文化工业却似乎可以弥补自然融合的先天不足,又可以避免暴力融合的破坏性。以音乐剧为例,它按照人们对审美情趣的标准的认识,整合出了一种全新的审美形态和观念,这正是文化实践的一种成功探索和有益尝试。

  综上所述,纵观音乐剧的生存和发展,可看出竞技文化在其发展中所起的作用以及价值。竞技文化具有整合人类文化行为、文化观念、审美情趣的功能,它是文化工业迅速发展所形成的一种趋势和潮流。自然经济孕育自然文化,工业和科技进步创造现代文明,文化工业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所形成的特有现象,也是自然文化向自觉文化过渡的一种合理途径和手段,竞技文化也正是与这种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共生共存的。